美国的老师没人性?被美高淘汰的中国留学生在国外到底遭遇了什么

时间:2019-10-06         浏览次数

  这些孩子发生了什么?去了哪里?他们给这所学校带来了什么?美高生活又对他们产生了什么影响?

  麦迪逊高中是美国匹兹堡一所天主私立高中,除了4所非宗教的私立高中外,在几十所私立学校中,算是最好的了。

  2009年开始,逐渐有华人的孩子通过各种途径来到这所学校,2011年,鼎盛时期学校的中国孩子达到26个,分别是12年级4个,11年级6个,10年级12个,9年级4个。

  中国孩子来到这个美国中部保守的天主教学校,给这所学校带来学费收入以及荣誉的同时,也逐步出现一些美国社区不愿意看到和不好处理的问题。

  到2013年,9到12年级的中国学生数目减少到17人,分别是12年级4人,11年级6人,10年级5人,9年级2人,按照新校长的说法,要将中国孩子的数目控制在15人以内。

  国内更多能够知道的是美国的素质教育、快乐教育、没完没了的假期、下午两点多就下学、多如牛毛的各种文体活动和比赛、美如画的校园、礼貌和尊重个性的教师、雨雪风霜的停课等等,然而当小留学生们开始美国高中留学的第一天,就会发现事实并不像想象那样美好。

  Sophia You是一个漂亮的杭州女孩,自小喜欢画画和美术,自身带有很好的艺术范儿,美国私立学校严格的校服制度让她受不了,虽然美国的校服看起来要比中国的漂亮很多,然而一年到头穿一样的衣服还是让这个女孩有点愤愤然。

  不穿校服,校车是不允许乘的,Sophia You于是在鞋上动了脑筋,这一天,她穿了一双超出学校规定的颜色的鞋,上课铃响的时候,立刻被老修女请出了课堂,不仅如此,去拿鞋的两节课,算旷课。

  Wendy是一个不错的上海女孩子,一次上课小考试,Brain Sun不知道的一道题,她给他看了一下答案,结果两个人同时得了零分,不仅如此,两个学生被警告,本学期如果再有一次被发现,就将被开除出校。

  为了这个零分,原本GPA 3.9 的Wendy,用了一整个学期没完没了的熬夜,才把分数重新回到了Honor 。

  Gabriella Zheng和Hunter Wang是两个山西男孩子,父母是煤矿老板,国内生意忙把孩子送到了美国。开学的第二个月,他们发现了体现领袖魅力的对象:身材瘦小但总出言不逊的Brain Sun。

  Brian Sun是广州来的男孩子,读9年级,本身就小再加上身材瘦小出手阔绰,被两位煤老板的孩子盯上了。原本能成为好朋友的三个人由于家境习惯的迥然不同,竟然酿成了一场大祸。Brian Sun是副部级实力派官员的孩子,从小娇生惯养总是与人发生冲突。

  有一次我带Brian Sun去朋友家玩,Brian Sun弹一首好钢琴,就指着朋友家一架很好的钢琴说:“Brian,弹首曲子露一手?”,Brian Sun说:“不弹,万一这架钢琴音色很烂,多丢人啊!”,这句话说完,我朋友气得满脸通红。

  在开学的第四个月,两个山西男孩不知道Brian Sun哪点让他们丢了面子,于是把Brian Sun绑到垃圾桶里呆了7个小时,哈哈大笑的两个煤矿老板的孩子,等到的是美国警察直接从学校把两个孩子带走,麦迪逊高中的老师直接把两个孩子送到纽约机场目送上飞机走人。

  Gabriella Zheng和Hunter Wang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连同他们带来的几十万美金结束了美国的故事,26个中国孩子非战斗性减员2人成了24人。

  Brian Sun受了惊吓,再也不敢住在为中国孩子专门准备的第三方住宿机构了,机构的负责人于是把Brian Sun带回了家。这种非长久之计让Brain Sun的妈妈王女士赶到美国开始了陪读生活。

  我在美国访学3年,见到的中国社会现象比国内还真切,原因在于能到美国的都不简单,也更加浓缩。

  王女士的父亲是将军,为王女士选择了现在副部级干部的夫婿,王女士从大学到博士、工作一直到访问学者、教授甚至内推, 都是操作的结果,竟然一天都没有工作过就拿到了物理学的教授职称并且45岁退休(当然王女士也从来不敢回答孩子的物理学问题)。

  从小受到各种关系网关照的王女士,没想到关系网送来的留学指标,竟然让自己如此费心,在陪伴孩子的一年时间里,下决心为孩子转到更好的高中。

  什么人到了美国,都要归零,况且英语和生活经验都极其儿科的王女士母子,在折腾了一年以后,王女士带着儿子悻悻地回到了中国,在部长大人的关照下进了北京一所名高中就读,26名中国学生成了23名。

  相对来说,Lucas Wei和Marcus Jiang家庭素质算是比较高的,他们两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母亲都是教授。3年以前,两家的母亲来匹兹堡访学,分别把女孩子Lucas Wei和 男孩子Marcus Jiang带到了美国。

  Lucas Wei的母亲是上海的一个大学副教授,爸爸是软件工程师,在结束访问学者生涯一年后,母亲只得离开,让软件工程师的父亲辞去工作来匹兹堡陪伴女儿读书。Lucas Wei学习很努力,成绩名列前茅,篮球打得很棒。

  48岁的父亲于是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女儿身上,为了签证,年近半百的父亲重新回到课堂,与年龄小一半的孩子一起从语言班开始读起,与寒暑假来美国度假的母亲一起,煎熬看不见头儿的陪读生涯。

  Marcus Jiang就没有如此幸运。爸爸妈妈国内的事业不忍放弃,陪读了1年半之后于是把他寄宿到美国家庭,连续8门课不及格,让Marcus Jiang没有了选择。回到国内迎接高考是不可能的,留在高中希望更加渺茫。

  一个偶然的机会,Marcus Jiang去了西雅图的一所社区两年制学校,16岁的年纪学习成绩一般,这也是最可行的选项了。如果2年内学习成绩上去,还有可能直接升入著名公立学校的高年级大学就读,怀着这种期望,26个孩子不到一年,减少到22人。

  绝大多数美国高中是没有宿舍的,这些年就催生了专门为中国学生准备的第三方住宿机构:一些中介和留学组织,将中国学生集中在一起:住宿、作业辅导、校车接送和生活管理,但是由于中国留学生住在一起,富二代、官二代、独生子女、青春期,当这些名词放到一起的时候,问题就接踵而来。

  一直对中国孩子比较友好的斯嘉丽老师,最近发现不能用传统的对付美国孩子那样信任的方法,对待中国孩子,决定没收中国孩子的计算器,原因在于,孩子们的计算器根本不是计算器,而是翻译器。在英国文学课上,孩子们的考试利器就是这个翻译器。

  同样,作业、考试和小组作业,各科的美国老师都会发现,不管是为了得到高分,还是为了混日子,普遍的中国孩子对“抄袭”这件事情不以为耻,而相反,再差的美国孩子,即使作业从来不做,一般也不会抄袭。同样的事情还有说谎:一个女生不高兴了、起床晚了,就可以随便说身体不舒服。

  中国孩子在一起生活,比富,成为令人头疼的事情。远在他乡的父母生怕孩子们受委屈,“再穷不能穷孩子”的思维使得这些少年一度成为匹兹堡一道风景:只去限量版的商店、餐馆聚餐无数,让很多孩子每个月的生活费达到数千美金。

  Daniel Li是北京一家上市公司总裁的女儿,初中在英国度过,高尔夫球、英语极棒,但也不服输。为了与另外一个女孩子争夺一个男生的青睐,这个16岁的女孩的生日派对也惊呆了很多美国同学:

  她花了数千美金邀请了所有的中国孩子,加长的汽车和订购的花篮把她打扮成公主模样。

  在Daniel Li的带领下,22个中国学生迅速结成了8对情侣,当然没有结成更多的原因也很简单:“没有更多的中国男生了!”当然,也有女孩子喜欢ABC或者美国男孩子,那也只是单相思而已。Brianna Zhou就曾经连续数周坐公交车“路过”一个美国男孩的家。

  高中生恋爱在美国是正常现象,但玩游戏整夜不眠,是住宿机构非常难处理的事情。青春期的学生住在一起,没有家长在身边,美国监护机构也不习惯管太多,于是就有了Evan Qian72小时沉迷游戏的记录产生。

  Evan Qian是一个高挑帅气的男生,父亲是武汉一家私营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妈妈是二房太太。在父亲的三房太太的6个子女中,他是唯一的男孩。因此父亲对他管教极其严格,而母亲却放纵和鼓励他从父亲那里得到更多的关照。双重性格的Evan Qian于是沉迷于游戏世界,GPA只有1.9,被学校直接劝退。

  匹兹堡做留学生意的陈航,最近几年有一项业务非常火:帮助不及格和被开除的中国学生转学和提供法律协助业务,这项业务火爆的背后,是很多小留学生来美国之前准备并不充分。

  好在美国的教育资源丰富,被美国高中清退的Evan Qian,最终获得了另外一所高中的Offer,后来读了洛杉矶一所社区学院,在那里,Evan Qian不再玩游戏,而是玩汽车,经过几年的磨练,深受父亲的欣赏,最新的消息是,他毕业了,回到了父亲的公司,做上了董事长助理,据说还不错。

  第三方住宿机构的学生和家长的强烈要求下,很多学生多了一个机会:进入美国家庭。

  与几十年前对于华人的新奇不同的是,这些年的美国社会,对于亚裔兴趣并不浓厚了,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寄宿家庭寻找难度还是很大的。更大的问题在于,美国社会的单亲、吸毒、贫困问题,远超出中国人的想象,而肯接受中国孩子进入家庭,为了每月1000美金,实在是好人家难寻。

  Daniel Li的离开,是麦迪逊高中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虽然Daniel Li好胜和炫富,但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更加重要的是Daniel Li的高尔夫球极其棒,为学校争取了荣誉。

  然而当初挑头要去寄宿家庭的Daniel Li,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单亲家庭妈妈,3个月换了4个男朋友,而第二个寄宿家庭的“爸爸”,在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开始有点对她不对劲。Daniel Li于是转学了。

  Daniel Li一直是中国学生的风向标,她的这次转学,带来的是一个风潮,带走了匹兹堡的25个中国孩子和麦迪逊中学8位中国孩子。要不是有其他学校的孩子陆续转过来,我还真的怀疑某留学机构是否能撑得下去。

  除了寄宿家庭,还有一些介于父母和住宿机构模糊边界的学生。Brianna Zhou和Faith Wu以及Kim Chu和Quincy Zhu就属于这一类。

  他们,住在华人家里,对外则称亲戚,实际上是生存状态并不十分好的八竿子打不着的“朋友的朋友”。他们刚来的时候,普遍与住家关系较好,然而时间长了,很多矛盾就会出来:经济的、教育的、生活的等等。

  Brianna Zhou和 Faith Wu生活上,两个女孩子还是不错的,然而两个女孩子实在是基础太差,而非父母的监护人也不好多管,随着时间的消逝,两个女孩子就更加胆大妄为,不仅乱花钱,更重要的是作业和学习成绩越来越差,最后跟不上课,而选择了一个很差的私立学校转学,这下子,麦迪逊中学的高中女生一下子降到了20个以下。

  Kim Chu来自北京一所外国语中学附中,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然而由于到美国后就开始追求爱情,让住宿家庭的亲戚毫无办法。

  Quincy Zhu已经21岁了,很多孩子已经大学毕业了,而Quincy Zhu不断的复习和准备出国,使得她大同学好几岁。住宿家庭也是远方的一个“表舅妈”,不好多管,时间长了,当没她这个人,毕竟已经成年人了。

  后来她与住宿家庭的关系就很僵了,一次同学听她抱怨迟迟不来接她回家的“表舅妈”:“这个臭女人,怎么还不来?”

  最初的华人孩子,由于家境不同、来源不同以及生活习惯不同,彼此都很芥蒂,更有很多家长已经灌输了“要和美国人多交朋友”的理念,但时间长了,自然是中国孩子和中国孩子共同点多,便走到了一起。

  让中国孩子更加团结的是美国社会潜在的种族文化歧视和这些孩子认为的歧视。美国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少年人毫无芥蒂,成年人伪装很深,就是青春期的时候,种族和文化的冲突最为严重。

  当一群虔诚的天主教徒把他们的孩子送到麦迪逊高中,希望得到纯正的宗教意识形态熏陶的时候。

  突然发现,他们周边是一群吵吵嚷嚷考试抄袭的学生,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这些学生中间很大部分学习还不错,这就有可能挤占了将来他们的指标。随着中国学生的增加,学校校董会受到了捐款人和学生家长的巨大压力,也正是在这个压力下,很多学校减少了中国学生的招生。

  让麦迪逊高中中国孩子阵营空前团结的是一个事件。Xavier Zhang在上课老师检查作业的时候突然满地打滚,肚子很疼。在任何一个中国学校,这种情况老师都会给予很大的关照,然而,课堂上的老师面无表情地让Xavier Zhang出去。在校医简单检查和打电话与监护留学机构沟通后,学校决定不允许Xavier Zhang离开学校回宿舍休息。

  而更加让中国学生气愤的是,当第四节课Xavier Zhang重新回到课堂的时候,老师从上到下打量肚子疼的Xavier Zhang,突然发现这个学生的鞋穿错了,立刻给予扣分处理,并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这样,也许会让你肚子舒服一些!”

  后来,我帮这些孩子们分析,美国的教师不会这么傻,他们做以上举动是基于孩子们容易忽视的事情:Xavier Zhang爱撒谎、通宵玩游戏、校医已经检查过了以及那堂课改检查的作业Xavier Zhang没有做。而孩子们不这样看,孩子们认为美国教师太没人性了!

  最开始的时候,住宿机构聘请了一个中国厨师,然而,美国的卫生餐饮管理非常严格,这个被学生们认为“很烂” 的中国厨师打铺盖走人了,来了更烂的美国厨师。2个月后,中国学生联手把这个美国厨师赶走了,换了一个“最烂” 的意大利裔厨师。学生们义愤填膺,将所有的食品扔进垃圾桶,厨房冰箱里的所有食品也扔进垃圾桶,把美国留学机构派来的中国管教揍了一顿,扬长而去,去中国餐厅吃饭去了。

  时间到了第三年,剩下来的小留学生们已经不多了,到2013年,9到12年级的中国学生数目减少到17人,分别是12年级4人,11年级6人,10年级5人,9年级2人,比起当初同年级的人数减少了1/3,如果不计算新转入的学生,一半小学生已经流失。

  “是谁在宣传美国的中学很简单?”“是谁在说美国的学生很笨?”“是谁在杜撰美国的作业很简单?”这群孩子和我在一起,经常抱怨的就是这三句话。

  美国高考的SAT和ACT的数学基本上是中国的初中毕业生水平,所以给人一种误解美国的数学以至整个学习都很简单,然而事实却是,美国的私立学校,麦迪逊高中的一半多的学生学完了微积分和IB数学,仅仅中国初中毕业水准是无法进入一个像样的学校的。

  美国的大学对于本土学生的SAT也许不那么看重,然而你修习课程的难度、你的志愿者和爱心体现、你的体育和特长、你的领导力,都不是一件容易捣糨糊的事情。

  中国接受基础教育的孩子在数学上确实有优势,然而顶尖的几个学生,往往也不是中国孩子,当习惯努力的中国留学生每天作业做到半夜的时候,每个年级往往有几个美国学生打篮球到晚上7点,然后做作业到10点就洗洗睡了。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高中的作业不是标准化训练,每一次作业都是需要学生创新付出代价和努力才能完成的,从2点半下学回家开始,到晚上12点以至半夜1点,这段时间这些作业所需的时间,九龙心水论坛局地降9~12℃,是学生的天分和自我要求所决定的。

  Wendy的一个统计学作业要求线个不同样本的妇女对于化妆品的看法,然后用数学工具进行处理,时间是一回事,这种作业,基本上是中国管理类学生研究生的作业。

  最近的消息是,在2013年的匹兹堡国际象棋比赛、数学竞赛和绘画竞赛中,由中国孩子参加的麦迪逊高中生获得了第一名,在2012年度的颁奖典礼上,最优秀学生榜上,不到10%的中国生, 占据了1/3的榜单。

  而学校举办的慈善演出中,20多位演员中,也有了4位中国留学生姑娘。在学校的长跑队、篮球队中,也有了华人的身影。2年以前还要靠先把英文翻译成中文、再把中文翻译成英文的Wendy,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英国文学课程的领军人物,许多美国孩子也望尘莫及。

  周有光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文化:地域文化和全球文化,美国是这样一片神奇的土地,来自全世界的人共同构成了世界的文化,在这片土地上,不同文化元素如同三明治下的各种蔬菜和肉类,撒上了一层美国的Cheese,而经过几年洗礼的青春期少男少女来到这里,可以带来浓厚的地域文化,但最终融入共同的全球文化。

  更让人高兴的是,已经毕业的几届高中生,剩下来的中国学生都进入了美国不错的大学:May进入了美国排名第三的艺术学院、Timothy Xu进入罗切斯特、Paige Yang进入威廉玛丽、Jenna Chen进入宾州州立,在去哪儿网订机票已经付款但是航空公司而即将于2015年毕业的Lucas Wei想去麻省理工,Wendy想去卡康奈尔……

  而各种原因离开了麦迪逊高中的其它留学生,有的去了社区学院、有的去了本科学院,他们也许将来会回国,也许会留下来,等待他们的是更多的未知世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不相信眼泪和抱怨,这点学会了,就足够了。

  美国是一个教育资源丰富的国家,这里是天堂、这里是地狱、这里是梦的故乡,关键在于你是否愿意付出努力、接受挑战、坚持下来。

  低龄留学总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选择国内的国际高中作为过渡,提前适应国际化教育方式和氛围,再出国留学,能够为学生做一个很好的心理和能力上的过渡。

  所以出国读大学前选择国内的国际学校就读已经成为以后意向留学家庭的普遍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